第七回 武林MeToo之’雙雙結伴行,竟見坐懷亂’

船上結拜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里,無言邊個會憑欄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柳永《蝶戀花》

無名舉舉獨行向金銀山腳略去, 山上已不見搖、旗、吶、喊的蹤影了。 渡得湖來, 也聽不到校長的笑聲。 穿過竹林, 笛子大媽亦早已遠去。 當無名到達桃花林時, 他把小淘教他的步法倒過來行, 他踏著七七七九八六的步法穿林而過。 無名的耳中彷佛仍然聽見小淘的笑聲, 鼻中似乎依然還嗅到小淘的香氣。 可昔, 桃花依舊,人已渺渺。 無名嘆道: “不知何年何日才能與小淘再遇。 問世間情係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由於無名展開身法疾馳而行, 不消一個時辰, 他就來到昨日登島的沙灘上。 無名本可召喚戰鬥貓出來載他離開金銀島的, 然而他知道戰鬥貓初到奇獸空間生活,需要時間適應, 所以他不想為了些小事就打擾戰鬥貓。 當無名望著前方被朝陽染上了金黃色,彷如無邊無際的浩浩汪洋, 苦思著離島的方法時, 他看見在海天連接處有一個小黑點。 無名把右手放在雙眼上方,以遮擋從前面射來的陽光。 他只見那小黑點越來越大, 再過片時, 無名隱見其黑點原來是向金銀島使來的一艘船, 他心裏認為是小淘駕船接應他來了。  無名精神一振, 歡呼一聲, 原地上躍, 翻了七個筋斗才站回地上。 然後無名一邊踱着方步, 一邊搓著雙手等候小淘的船前來 。 需然無名只是等了一柱香的時間, 然而,他心急如焚, 只覺得自己經已等了幾個世紀了。 千等萬等, 小淘的船終於來到距岸二十丈開外之水域了。  無名但見那是一艘非常精緻的凢船。 整艘船渾身比雪更白, 桅上掛著桃紅色的船凢。 此時,無名更加認定那決然是小淘的船無疑。  無名立時轉身, 在沙灘上撿了幾段枯木。 跟著, 他便把其中一磈枯木抛向五丈開外的海面。 無名也隨即提氣展開登萍渡水的輕功, 右腳在海面的枯木輕輕一踏, 立即再度前躍, 同時又向前方海面抛出第二磈枯木。 如此這般, 不消幾個起樂, 無名就到了凢船前的海面了。

無名再度提氣上躍, 使出一式反身翻騰兩週半空中轉體三週半的美妙輕功姿勢, 輕如葉子般站到帆船的甲板上。 他剛站定,就興奮地呼喚道: “小淘,小淘 我來了。 不見一日如隔三秋, 我實在非常掛念你呀!” 無名但見小淘倘在甲板上的一張日光椅裏, 整個人包括頭臉都用一張又厚又大的毛氈蓋著。 無名心裏覺得有點奇怪,  再看小淘的身形, 發現比起初初與她見面時,竟高出了 不少。 無名發覺事情大大不妥。 他立即進入作戰狀態並大聲說道: “我是人稱歷史傳奇的戰記無名, 你是誰? 是否你捉了小淘? 你把小淘藏到那裏去? 你是否活得不耐煩?” 無名一口氣問了四個問題。 接著, 那個倘在椅裏的人徐徐把面上的毛氈揭開。  無名看著那人笑嘻嘻的樣子, 心裏感到萬分的老尷, 張口結舌, 紅都面哂。 各位看官, 看到這裏, 你道椅上那人究竟是誰? 原來, 這人並非別人, 乃郭大俠之師弟, 九指神丐的弟子, 無名的朋友麻煩神丐是也。  麻煩神丐坐直身子, 揚起雙眉說道: “無名老弟, 發現我不是你的心上人就不開心嗎?” 麻煩神丐跟著裝出一臉失望的表情續道: “唉! 我心淡了, 我一個傷殘人士遠渡重洋, 一心一意來接應朋友, 人家好像不太領情呢!” 無名立即緊張地說道: “神丐老兄, 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老人家千萬不要誤會。 我只是看見這船做工精致, 顏色配搭美極。 心想應是女子的坐船。 加上,加上,加上…”  無名一連說了三次加上,都不知應該怎樣說下去。 麻煩神丐哈哈笑道: “無名老弟, 我幫你說下去吧! 加上你心裏日也想著小淘,夜也想著小淘, 心裏面就只得一個小淘loll。 是也不是?” 無名納納地答道: “是…是…是的。”  麻煩神丐正容說道: “無名老弟, 為兄不怕似老買老提醒你一句, 當然, 小淘是一位好姑娘, 然而, 你要時時保持最高警覺, 才可以在這個奸人當道的世代, 完成一個又一個危險非常的任務。 況且, 小淘也不想你因為她而變成一個呆呆的名哥哥哦。” 無名聽吧正色答道: “神丐老兄教訓得是, 小弟定當緊遵教悔。” 無名續說道: “神丐老兄, 為弟有個不情之請, 不知老兄意下如何?” 麻煩神丐笑道: “大家都是江湖兒女, 有話請直說不防。”  無名說道: “如果老兄不嫌棄的話, 為弟想與你正適結拜成為異姓兄弟。” 麻煩神丐開懷地笑道: “哈哈, 為兄正有此意。” 說吧! 兩人就結拜成為異姓兄弟了。

麻煩神丐說道: “名弟, 讓我們下船艙再說吧!” 兩人遂雙雙步進船艙去了。 他們在艙內坐下後, 麻煩神丐在他的座椅扶手上按了幾個按鍵並說道: “這艘船有最新的GPS導航及人工智能操作系統, 我們兩兄弟可以放心長談, 它會自動帶我們回航的了。” 無名說道: “丐大哥, 你這艘船真美, 真勵害。” 麻煩神丐說道: ““這艘船是我送給我內子的生晨禮物, 這次我向她和兩個孩兒請假幾天, 特特來陪名弟你去执行下一個任務的。 你剛才如果細心一些, 就會看見船身是寫著‘凱撒琳”的, 那裏會是你的小淘呢?”  無名面上一紅說道: “丐大哥, 你就莫再取笑為弟了。 我這次任務有丐大哥幫助, 一定會事半功倍的了。” 麻煩神丐哈哈笑道: “你不怕我這個傷殘人士礙手礙腳嗎?”  無名正道: “丐大哥說那裏話來。 我生平最恨的其中一件事, 就是有人欺負或歧視傷殘人士。” 麻煩神丐以右手一拍大腿說道: “好! 我果然沒看錯人。 長江後浪推前浪, 現今武林所需要的,就是像你這種年青人了。” 無名說道: “不感,不感, 丐大哥過獎了。 呀, 話說回來, 你沒有了那枝白杖怎辦呢?” 麻煩神丐傲然說道: “各位觀眾, 請不要眨眼。 燈燈燈凳。” 說著就按了一個在座椅扶手上的按鍵。  接著, 在他座椅的右則, 有兩磈地板向兩旁滑開, 露出一個三呎見方的洞來, 一隻機械狗就從洞內緩緩地升上來。  這隻機械狗是德國牧羊犬的造形, 全身散發著高科技的氣息。 跟著,這隻機械狗就親熱地挨著麻煩神丐坐下來了。 麻煩神丐說道: “這隻就是我的超科技人工智能機械導盲犬,叫作藍寶(Rambo)。”  無名說道:”丐大哥, 為甚麼你不用真導盲犬呢?”  麻煩神丐說道: “內子和兩個孩子都有鼻敏感, 不宜養真狗loll。 說起這藍寶嗎, 也不可說它是完全的機械狗呢。”  無名訝道: “此話怎說?”麻煩神丐彷佛走進了回憶的河流裏, 身體靠著椅背徐徐說道: “當我還是小孩時, 養了一隻德國牧羊犬藍寶。 它非常可愛,非常忠心,我每天也與它一起玩耍。 不料, 一日它發生了意外, 受了重傷,快將死去。 正當它在留離之間, 我的科學家舅舅用他所發明的思想儲存器把藍寶的思想保留了下來。 他經過多年來的研究, 終於在昨天中午成功製造了這隻機械導盲犬給我。 他已經把藍寶的思想輸入了機械犬的中央處理器內。 所以, 現在這隻機械導盲犬,可以說是復活了的藍寶無疑。”  無名感動地說道: “好一個感人的人狗情未了故事呀。”  麻煩神丐道: “藍寶不單是一隻導盲犬, 舅舅還為它裝備了不少高科技武器呢。 我相信在這次任務中, 它一定是我們的好幫手。” 此時,藍寶抬起頭汪的一聲表示同意。  無名與麻煩神丐皆被它逗得笑起來。  麻煩神丐說道: “名弟, 請你再看這個。” 說著,他就從座椅左邊的矮几上拿過一個錦盒來。 他把盒蓋打開後, 一枝製作精美的銀杖就出現在無名眼前。 麻煩神丐說道: “名弟, 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為兄就不再瞞你了。 其實為兄就是丐邦第十九代幫主,這枝就是本幫的幫主法杖’打狗棒’是也。”  無名奇道: “丐大哥, 原來你就是天下第一大幫, 丐幫的幫主, 實在太好了。 不過, 丐幫第十九代邦主不是黃幫主嗎? 丐幫的法杖不是綠玉杖嗎?” 麻煩神丐說道: “名弟, 你定然是看得太多武俠小說了。 兩人沉默了一會後, 就哈哈地大笑起來。 正當此時, 藍寶突然汪的叫了一聲。 麻煩神丐說道: “外面定然有事故發生。 我們上甲板去看看吧。” 無名說道: “好, 我先行一步了。”

改變任務

無名一個箭步略出船艙, 反應已經是非常快的了。 豈不知當他站在甲板時, 竟看見機械導盲犬藍寶和麻煩神丐已先他一步上到甲板了。 無名說道: “丐大哥,你的輕功真棒。” 麻煩神丐說道: “好說,好說。” 接著,無名看見半空中又出現了社長番薯先生的立體影像。 番薯社長說道: “無名,我們又見面了。 呀! 神丐幫主, 你也在這裏,實在太好了。” 無名訝道: “社長, 你原來與丐大哥竟是認識的。” 番薯社長說道: “嘻, 天下第一大幫一向與我們報館都是素有交情的噢。 丐幫的兄弟遍佈整個武林,我們很多時都要仰仗丐幫給我們的呈報呢。”  麻煩神丐說道: “番薯社長, 好久沒見。 行俠仗義與鋤強扶弱人皆有責。 我們都是稍盡棉力而已。”  番薯社長道: “幫主你實在過謙了。 言歸正傳, 無名, 任務有所改變。 本來你是要去揭穿偽科學家的假面具的。  但系現在有一件十萬火急的任務必需秒速進行。 就是根據可靠的呈報, 以坐懷不亂聞名的霹手派掌門柳下惠及其門下長老們, 與近期的’武林MeToo’舉報運動有關。 你要盡快行動,以拯救武林的一眾姊妹。” 無名怒道: “武林竟出現了如此敗類, 社長,請放心,我一定水裏水裏,火裏火裏。” 麻煩神丐也努道: “番薯社長, 我會全力幫助名弟,以為武林除一大害。” 番薯社長道: “實在太好了, 有幫主幫手, 必定事半功倍。 呀,順便講聲, 我們報社剛購入了全球定位超微波立體影像投影機, 以後不但更環保,也不需要用完自爆了。 祝你們馬到成功。 請啊!” 說吧, 半空中又出現了’小淘’兩個字。 無名看吧低嘆了一聲。 麻煩神丐問道: “名弟,你因何嘆氣呢?” 無名答道: “沒..沒甚麼事。 我們都是計劃一下怎樣到霹手派調查好嗎?”

兩人重回船艙坐下後, 無名問道: “丐大哥, 霹手派的名字甚為有趣, 不知有何來由呢?” 麻煩神丐輕輕啜了一口黑咖啡,說道: “名弟, 先喝口咖啡再說, 這是用內子給我選購的非洲烏干達咖啡豆磨製而成的Long Black。 嗯, 說到霹手派名字的由來, 就要說到一百年前的華山了。 當年,霹手派開派祖師’吳好色’攀上華山的南峰,欲吸收天地山川之靈氣, 以修練武功。 不料,他竟失足跌下一個深坑, 受傷昏暈過去。 到得吳好色醒轉時,他發現自己雙腳骨折,竟是受傷不輕。 其時,吳好色不但傷處疼痛非常,腹中更飢餓不已。 就是這樣,他在坑底再倘了一天一夜,眼見自己定是兇多吉少,死定的了。 就在吳好色萬念俱灰之時, 忽然有一個用油布包著的包果從上面掉下來,就在距他一丈之處。 他免力用雙手爬向那包果, 這個短短一丈的距離,對那時的他來說,就彷彿十萬八千里那麼遠。 到得吳好色的手觸及那包果時,他已是汗流浹背,渾身疼痛,險些再度昏暈過去。 吳好色把油布包果解開一看,不禁從他那撕啞的喉嚨發出一聲不像歡呼,但確是歡呼的聲音。 名弟,你道包果內的是甚麼物事? 原來, 包果內有一壺美酒、 一顆在包裝紙上寫著’根骨再生丹’的丹藥、一本寫著豬手神功的武功秘笈, 最最最重要的, 竟有一條石大的德國鹹豬手。 吳好色二話不說就吃了小半條豬手,喝了幾口美酒。 整個人就立時精神起來。 他隨即服了再生丹, 就感到有一股暖流流向雙腳,疼痛立止。 吳好色打開那本豬手神功秘笈來看,發現秘笈上記載著內功、輕功、掌法、指法和劍法等上乘武功。 他欣喜若狂, 立即照著秘笈上的內功心法運功療傷。 餓就吃豬手,渴就飲美酒。 就是這樣,只過了三天,他的腳傷竟然全癒了。 吳好色遂攀出了那深坑, 到了南峰的松檜峰之巔。 吳好色結草為蘆,修練豬手神功秘笈上的武功。 到得他神功練成之時,吳好色就決定開山立派了。 看在救了他一命的那條鹹豬手和豬手神功秘笈的份上, 他本應把其新門派起名為豬手派的。  然而, 他各得豬手二字上不了槕面。 由於他在鄉下讀過兩年番書,遂取了豬的洋字’Pig’的諧音’霹’, 代替了’豬’字。 是為霹手派也。” 

無名聽吧嘖嘖稱奇道: “丐大哥你真是知識淵博呀。” 麻煩神丐說道: “嘻! 名弟,你有時間就去谷哥國際圖書館繞個圈兒,增長知識呀。 話說回來, 霹手派位於華山南峰的松檜峰之巔,上山之路凶險非常。 我們必須處處小心才行。 我們登岸後, 先轉騎快馬到陝西省華陰市境內, 然後再見機行事吧!”

—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

181 View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