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武林MeToo之’途中呈報得,初訪翠華山’

喜得呈報

無名和麻煩神丐乘著‘凱撒琳號”帆船底岸時, 經已是正午了。 他們剛步出碼頭,就有兩個乞丐迎了上來。 他們恭恭敬敬地向麻煩神丐行個大禮,說道: “屬下參見幫主。” 麻煩神丐對他們說道: “張三長老,李四長老,這位年青人是歷史傳奇戰記無名, 我剛與他結拜成為異姓兄弟。 從今以後, 若名弟有甚麼需要,本幫上下定要全力幫助。” 他們答道: “幫主, 屬下遵命, 我們會立即把幫主的命令傳給幫中所有兄弟。” 張,李二人與無名互相見禮後, 張長老說道: “幫主,你要的兩匹千里馬經已準備好了, 請跟我們來。 四人來到長街轉角處的一間客棧, 馬廄內栓著兩疋大夗良驅。 但見其中一疋馬渾身黑色,另一疋卻渾身是白,其中全無雜毛。 麻煩神丐向無名說道: “名弟, 這匹黑色的叫烏龍黑, 白色的叫照夜白。 兩匹皆是純種的大宛馬。 說到這大宛馬就勵害了, 漢武帝層為了這種馬大興干戈, 後來更賜名大宛馬為天馬。 這兩匹更是千中選一的大夗良驅。 他們能日行千里, 奔跑時彷佛腳不沾地,踏雪不留痕。 為兄送其中一匹給你當作結拜禮物, 你自己選吧!”
無名喜道: “為弟在此先行謝過丐大哥。 我就不客氣了,就選這照夜白吧! 呀!丐大哥,為弟有一件事想不明白。” 麻煩神丐笑道: “你大概不明白的是, 我既目不能視物, 又怎能騎馬呢? 是嗎?” 無名答道: “丐大哥說種了。” 麻煩神丐說道: “這個簡單。 藍寶能發出動物明白的信息, 當藍寶與我合騎烏龍黑時, 烏龍黑豈不就變成了導盲馬了嗎?” 無名說道: “藍寶真勵害。” 藍寶又汪了一聲以表謝謝讚賞。

無名和麻煩神丐在客棧內草草吃過中飯, 與張,李兩位長老道別後, 兩人一犬就騎上照夜白和烏龍黑, 向陝西省的華陰市飛馳而去。 在路上他們並騎齊驅, 無名只感到兩邊路旁景物飛快向後退去,耳伴風聲呼呼, 真的有騰雲駕霧之感, 好不暢快。 無名向麻煩神丐說道: “丐大哥, 為弟有一事相詢。” 麻煩神丐說道: “名弟請說。” 無名說道: “丐幫的兄弟全都是乞丐, 不是應該很窮困的嗎? 為何丐大哥你卻衣著考究, 用的是蘋果批懷錶, 騎的是大宛良驅呢?” 麻煩神丐笑道: “丐幫本分污衣和淨衣兩派。 污衣派的兄弟穿的是補釘處處的衣服,吃的是人家施捨的冷飯菜汁。 而淨衣派的兄弟卻吃得好,穿得美。 後來, 天下經濟蕭條, 越來越小人施捨給污衣派的兄弟, 他們也就變得越來越窮困了。 淨衣派的兄弟看著不是辦法, 遂開了一次丐幫大會。 會議的結果是, 丐幫以後只有淨衣派。 淨衣派的兄弟聯同污衣派的兄弟做起各式各樣的生意來, 在經濟蕭條中撒出一條新血路。 此後, 丐幫的兄弟不但衣食無憂,還有能力到處行善捐獻哦。 講開又講, 我知道名弟你也在經營著不少生意, 不講你不知, 你有很多生意的合作伙伴都是我們丐幫的兄弟呢。” 無名呀的一聲, 說道: “細界真細小, 實在太好了。 現在我們不單是生意上的伙伴,更是行俠仗義的伙伴哦。” 說著,兩兄弟縱馬大笑,真的快意江湖是也。

無名與麻煩神丐晝行夜宿, 七天後,兩人就進入了陝西省境內。 當他們在一條林蔭大道騎行時, 無名看見前方二十丈處有一個人站在路旁。 無名正想扭頭告訴麻煩神丐時, 他已提氣向前方的人說道: “前面的定是陝西省分舵的龍五長老吧!” 說著,二人的馬也已來到那人面前停下來了。 那人向麻煩神丐和無名行了個禮
,說道: “幫主的耳力實在太強了吧, 在下站在這裏沒有發出聲音,竟給幫主認出來。 這位一定是無名少俠, 我們幫主的結拜兄弟了。” 無名說道: “丐幫的消息真是傳得很快,本人正是。 無名見過龍五長老。” 麻煩神丐對龍五說道: “龍長老, 本來我們約定在華陰市碰面, 現在你突然在這裏出現。 是否事情有變呢?” 龍五答道: “品幫主, 據本幫兄弟探知, 有一些在霹手派遭到侵犯的姑娘,現以逃離了霹手派,到了西安市終南山的翠華山上。 他們隱居在天池西邊的冰洞之內療傷, 並有一位叫做紫蔓婆婆的武林異人保護及照顧他們。” 麻煩神丐沉吟半晌,說道: “名弟, 就讓我們先上翠華山, 找得那些姑娘以了解狀況, 再想辦法替他們報仇吧!” 無名答道: “丐大哥說的是, 我們起行吧!” 麻煩神丐向龍五說道: “龍長老, 你就回去華陰市等候, 以便接應我們好了。” 龍五弓身說道: “龍五遵命。 龍五在此恭送幫主與無名少俠。 當麻煩神丐與無名馳出十多丈時, 龍五望著他們的背影,咀角卻泛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意外之戰

麻煩神丐與無名到了西安市後, 找了一家客棧落腳。一夜無話。 到得次日清晨,無名給了掌櫃一錠金子, 請他好好照顧他們兩匹大宛馬。 掌櫃連忙接過那錠老大的金子,用牙咬了一口 ,隨即眉開眼笑地,蝦著腰樂樂答應。 麻煩神丐與無名展開身法,並肩向南面交區的翠华山疾馳而去。 無名邊走邊道: “丐大哥,藍寶的速度,實在不下於武林高手噢。” 麻煩神丐笑道: “這個當然,否則怎能當我的導盲犬呢?” 兩人疾馳了不足一盞茶的時間, 就到了四十多里外的翠华山下。 兩人一犬展開身法登山而上。 無名但見每到山路崎嶇陡峭之處, 藍寶的四隻腳就伸出爪子緊緊地爪牢山石, 麻煩神丐把連著藍寶頸項的皮帶一拉,就借力上躍。 一人一犬上山的速度,竟不下於無名。 無名佩服不已,說道: “丐大哥, 說真的, 你比起目能視物的人更厲害呀!” 麻煩神丐說道: “沒有甚麼大不了的。 人生在世,有困難,就解決它吧! 有障礙,就越過它吧! 世上沒有解決不了的難題,只有不願解決難題的人。” 無名說道: “丐大哥說的是。”

花了差不多半個時辰,兩人就到了翠華山的天池。 無名但見天池寬達四十餘里,湖水清清,影照山影搖曳,恰似眾山中的一顆明珠。 他不禁讚嘆不已。 麻煩神丐說道: “名弟, 到得此間事了,你與小淘姑娘前來此地同遊時再慢慢欣賞風景不遲! 讓我們趕緊到池西的冰洞去吧!” 無名不好意思地說道: “丐大哥說的是。” 兩人随即展開身法向西面馳去。 未幾,兩人就來到一個由巨石雙依而成的冰洞之前, 洞口的岩壁上還刻著一副對聯: ’千載寒冷三九地,四季冰封六月天。”。麻煩神丐提氣向洞內說道: “晚輩現任丐幫幫主麻煩神丐, 與歴史傳奇無名前來拜見紫蔓前輩。” 由於麻煩神丐是運起內功說話的, 他的話聲在洞內回蕩著,久久不休。” 然而,過了半盞茶時間,兩人仍得不到任何回應。 麻煩神丐又重覆向洞內說多兩片, 結果如前。 麻煩神丐說道: “名弟, 紫蔓婆婆需然性格剛烈,但絕無不作任何回應之理。 恐怕事情有變。 我們還是進洞一探為上。” 無名說道: “好,我們走吧!” 兩人遂除除步進冰洞。

麻煩神丐說道: “這冰洞內的堅冰長年不溶,洞內地面滑溜非常,我們要小心行進。 兩人剛入冰洞,但覺洞內冰冷刺骨,寒氣迫人。 兩人急運玄功, 與陰冷寒氣相抗。 而藍寶卻自動轉變成雪橇模式,他的四條腿竟變成了一對平衡滑板, 慢慢領著麻煩神丐前行。 無名看了不禁嘖嘖稱奇。 麻煩神丐笑道: “名弟,藍保所擁有的能力還多著呢, 我們提高警覺,小心前行吧。” 說時遲那時快, 只聽機括聲一響, 無名就見有三枝利箭分向他們的上中下三路勁射而來。 麻煩神丐向無名打個手勢叫他不用動手。 然後,藍寶用口咬著最低那枝箭。 麻煩神丐用左腳把中間那箭踢飛, 再用右手所持的銀杖把射向他面門的那枝箭擊落。 咬箭、踢箭、擊箭,一人一犬,三個動作就像是一個動作般在一瞬間完成。 無名看吧,忍不住喝了一聲采。 話音未落, 兩人感到有一物事從洞頂向他們罩將下來。 無名看見是一張烏黑的大網,便叫道: “速退!” 兩人的身法極快, 眨眼間就向後倒縱了五丈。 而那巨網恰恰就在他們前面半尺處罩了下來。 兩人心道一聲:”好險。” 不料, 當他們順著餘勢退出冰洞口時, 洞口竟已被一張由透明絲線編織而成的大網覆蓋著, 兩人一犬就被那網緊緊地包裹起來了。 真的是一個活生生的自投羅網完美示範噢。 無名試著運功,希望能爭破絲網, 然而,他越發力,網就收得越緊。 麻煩神丐說道: ”不要動,讓藍寶效勞吧。” 藍寶的一雙前腿隨即變成了兩柄極其鋒利的瑞士十字牌剪刀, 咔唰咔唰之聲響處,就在彈指之間,藍寶就把那張堅韌無比的透明絲網剪破, 兩人就從獲自由了。

突然,一把冷峻異尚的聲音從樹後說道: “果然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你這兩個淫賊都有兩下子功夫。 連我這張用冰山寒蠶絲所織成的寒蠶網都給你們破了。 我今天就要你兩個淫賊不得生離此地。” 說吧, 一個穿著紫色衣衫,滿頭銀髮的老婆婆就從樹後緩緩地行出來。 但見她的左手杵着一支紫柺, 腰間纏著一條紫軟鞭。 面上表情嚴肅,雙眼噴著怒火。 麻煩神丐恭敬地向那老婆婆說道: “未知前輩是否人稱紫蔓婆婆的紫蔓前輩呢?” 紫蔓婆婆怒喝道: “你們既然已經知道我是誰, 你兩個淫賊想自行了斷,還是要我這個老太婆出手?” 麻煩神丐無來頭地給紫蔓婆婆左一句淫賊,右一句淫賊的罵得心裏很不是味兒, 但他仍沉著氣說道: “紫蔓前輩, 晚輩丐幫現任幫…” 麻煩神丐一句話未說完, 紫蔓婆婆就喝道: “住口! 你剛剛經已向冰洞內說了不下一片, 況且,我在數天前就經已知道了。 廢話小說, 我看你這兩個淫賊都是不願自行了斷的了。 好,就 讓老太婆我親手為武林除害, 你們並肩子上吧!” 麻煩神丐不欲紫蔓婆婆聽見,遂用點對點傳音向無名說話。 點對點傳音是一門極上乘的武功, 只有發聲者認定的人才能聽到其說話。 其餘的人,就算只是在指尺之遙,皆不能聞之。 麻煩神丐說道: “紫蔓婆婆這樣子對代我們, 必定事有蹊蹺。 紫蔓婆婆性格非常剛烈,看來我們都是有理說不清的了。 現在唯有先讓我把她打敗後再說吧。 ” 無名也用點對點傳音向麻煩神丐說道: “丐大哥,你千萬要小心。” 麻煩神丐遂向紫蔓婆婆說道: “紫蔓前輩,就讓晚輩先行領教。 請先出招”

紫蔓婆婆右手把腰間的紫蔓鞭一抖抖开, 正所謂一吋長一吋強,一吋短一吋險。 紫蔓鞭足有兩丈之長。 這紫蔓鞭是用一種只有翠華山才有的紫蔓編織而成, 堅韌非常, 沉常兵器不能損之分毫。 鞭梢還有一個銀尖錐,可作點穴之用。 紫蔓婆婆展開鞭法, 一上來就使一招’老樹盤根’,向麻煩神丐的腰間纏去。 麻煩神丐需然目不能視物, 然而,他的聽風辨氣之能已達登峰造極之境, 絕對可算是天下第一人了。 麻煩神丐等到紫蔓鞭卷到他的腰間不足一尺時,才使出一招’鷂子翻身’,向後倒翻出去。 鞭梢剛剛從他身前一吋處略過, 真是險到極處。 在電光石火之間,兩人就此交換了一招。 無名看見後, 不禁暗地裏抹了一把冷汗, 藍寶卻神氣自若地座在無名身旁,汪的叫了一聲,就好像是說道: “嘻! 你們看我的主人, 真的多厲害噢!” 而紫蔓婆婆也忍不住喝了一聲采。 說時遲那時快, 麻煩神丐在紫蔓婆婆一招使老,第二招未發的一剎那, 展開’神行雪橇’的輕功。 但見他雙腳稍稍分開,膝蓋微微屈曲, 整個人就快速地向紫蔓婆婆欺身滑行而去。 而他的銀杖也斜斜功向紫蔓婆婆的肩井穴。 麻煩神丐認穴之準,竟是不差毫釐。 然而,麻煩神丐快,紫蔓婆婆更快。 她以左手的紫蔓柺掃開麻煩神丐的銀杖, 杖柺相交, 發出金鐵互擊之聲。 紫蔓鞭隨即倒卷回來, 攻向麻煩神丐的頸項。 麻煩神丐使一個鳳點頭,避開了紫蔓鞭。 再倒躍出二丈之外。 兩人一合一分都只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情。 接著,紫蔓婆婆把紫蔓鞭抖起了無數的鞭圈, 大圈、小圈、縱圈、橫圈、斜圈。 麻煩神丐聽得分明,知道自己若給任何一個鞭圈套上,輕則根斷骨折,重則一命嗚呼。 他使一招’海底撈月’,用內勁把地上的數十顆小石子吸到手上。 然後,他使出’黑夜穿針’的法暗器手法把石子向鞭圈擲去。 有些石子是繞著圈兒向前飛, 有些則在半空與其他石子相撞後,以不同方位斜飛,有些卻飛到紫蔓婆婆的背後,再回旋返回。 總之,每顆石子都成功穿過不同的鞭圈。 當石子穿過鞭圈時,鞭圈就消失掉。 轉眼間, 數十顆石子被麻煩神丐發出了,數十個鞭圈也就都消失了。

紫蔓婆婆怒氣更盛,喝道: “大膽淫賊, 你扮盲都扮得甚像。 你有如此武功,人格卻如此卑劣。 你這個武林敗類, 納命來吧!” 麻煩神丐、藍寶和無名一同訝道: “甚麼? 扮盲? 汪汪?” 紫蔓婆婆喝道: “閉上你們的狗口。” 紫蔓婆婆隨即使出一招殺著’紫雲蓋頂’, 她運起內功,把紫蔓鞭舞得呼呼聲響, 隱有雷霆萬鈞之勢。 但見紫蔓婆婆整個人都被裹在一片以鞭影交織而成的紫雲之中,緩緩地向麻煩神丐壓將而來。 麻煩神丐
本欲向後躍開以被其鋒芒, 然而, 當他後躍了半尺時,竟被一股無形氣流彈回原地。 麻煩神丐再嘗試了左、右及上方,發覺自己竟被那紫雲所帶起之氣流困著了, 他就像身處在一個由氣流造成的牢籠之中,萬萬不能逃脫。 紫蔓婆婆縱聲長嘯,說道: “淫賊, 不要作無謂的爭扎了。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為你自己所做的惡行償命吧!”

—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

163 View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