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殺人事件簿(下)

馬克和賽姬走出了樹林後,躡手躡腳地在該隱的農莊旁走過。 他們繞過了小山丘,回到了亞伯放牧的那片大草原。 就著天上的星光與馬克手持的聖靈之劍的劍光,二人放開步伐,向亞伯的牧場奔跑而去。 他們跑著、跑著,過了小木橋,繞過小山丘後,就看見亞伯的牧場靜靜地躺臥在夜空之下。 整座牧場,處處散發著一種樸實無華的感覺。 馬、賽二人看見有一個人正從牧場向他們走來, 看他的身形,好像就是亞伯。 馬克叫道: “Hello, 你是否亞伯呀?” 那人答道: “是的。” 到得馬賽二人來到亞伯跟前,亞伯說道: “我擔心我哥哥會對你們不利,我在家裏等著,等著,便出來去尋找你們。 現在看見你們安全回來,我就放心了。” 馬克向賽姬遞個眼色,示意她不要對亞伯說在樹林裏發生的事情。 亞伯續道: “來吧! 讓我們先進屋裏再談吧!” 說著,他們三人就進了牧場內,亞伯的屋裏去。 亞伯讓馬、賽二人坐到一張木桌旁,他則到廚房去,把一大盤蔬果拿出來,放到桌上。 亞伯說道: “來吧! 不要客氣,一起吃晚餐吧!”

馬克心想: ‘又是蔬果。 唉! 好吧!現在還未到人類吃肉的時代。 不過,幸虧在這裏的蔬果都是極度可口的,又無需擔心有農藥、重金屬和甚麼甚麼基因改造的問題, 吃就吃吧!’ 當他看賽姬和亞伯時,他們已開懷地吃著一個又一個的水果了。 亞伯咬著一個比富士蘋果還要大,還要紅的創世蘋果,說道: “你們看見了該隱哥哥沒有?” 賽姬的嘴裏正咀嚼著一些甚麼水果,瞪著兩隻大眼睛,兩邊臉頰脹鼓鼓的看著馬克,好不可愛。 馬克只是眼定定的看著賽姬的萌樣,忘了答應亞伯。 待得賽姬在桌下踢了他一腳,他才反應過來。 他答道: “呀! 我們見到了該隱,他..他真的脾氣很差。 我們沒有與他說上甚麼,後來,後來我們就回來了。” “是嗎! 我早就預料到,你們是很難與他溝通的了。” 亞伯嘆了一聲,說道: “現在經已晚了,如果不嫌棄的話,請兩位在舍下過一晩如何?” “我們正有此意呀!” 馬克歡呼道: “如果亞伯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可否在這裏住上幾天呢?” “求之不得。” 亞伯喜道: “我有一間客房,可以給你們兩位一起住的,你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好了。” 馬克聽見後,歡呼了一聲,興奮地道: “Yo! 一…間…客房!!!” 正在此時,馬克卻感到有兩道戳戳的眼光向著自己投來。 當他看向馬姬時,竟看見她正瞪著兩眼,微有怒意地望著自己。 更糟的是,賽姬的右手已拿著那個500磅大錘了。 馬克連忙急急地向亞伯說道: “亞伯,我有很多事情想跟你說呀! 不如我到你的房睡覺好嗎?” 亞伯笑道: “這個當然好啦! 讓我先收拾一下房間,你們在這裏稍坐片時吧!。 說著,亞伯就自顧自地去忙碌起來了。

馬克望向賽姬時,那個大錘經已不見了,賽姬正滿意地微笑著向馬克點點頭。 馬克心想: ‘他在設定賽姬時,真的是沒有那個可惡的500磅大錘呀! 見鬼!’ 馬克裝著正經,細聲地向賽姬說道: “該隱要設計傷害亞伯,我們要盡力保護他呀!” 賽姬說道: “這個當然,但是,我們應做些甚麼呢?” 馬克嘆了一聲,說道: “我都不知道,我們見步行步吧!” 說著,亞伯從房出來說道: “一切經已收拾妥當了,兩位請。” 賽姬與兩位男士道過晚安後,就進了客房睡覺去了。 馬克則隨亞伯進了主人房。 馬克看見亞伯的床大得出奇,足可睡上七個人。 他們臥在床上後,亞伯說道: “唉! 我真的希望該隱哥哥終能痛改前非,變回從前愛護我的好哥哥。 馬克,你說他會否悔改呢?” 等了好一段時間,亞伯聽不見馬克的回應,轉頭看他時,只見他已然睡著了,還開始發出微微的寒聲。 亞伯笑笑,說道: “馬克今天都夠累的了,讓他好好睡上一覺吧!” 不久,亞伯也徐徐睡去了,一夜無話。

一大清早,馬克就給亞伯叫醒了。 他們出到大廳,看見賽姬已經為他們準備好水果早餐。 亞伯說道: “賽姬,真的不好意思,竟然要勞煩你,應該是我這個做主人服事你們的。” 馬克心想: ‘賽姬將來一定是一個賢淑的妻子無疑。呵呵呵!’ 賽姬答道: “沒有甚麼的,反正我慣了早起。” 馬克說道: “賽姬,你真好。 來吧! 一起吃早餐吧!” 三人吃過水果後,便出發去放羊去也。

亞伯打開羊圈的門,愉快地向群羊高聲說道: “羊兒們早晨,我們出法去草原吃草,到小溪喝水的時間到了。” 群羊認出是亞伯的聲音,咩的一聲,紛紛從羊圈出來跟著亞伯。 亞伯一人當先,帶領群羊前往草原。 馬克和賽姬則在羊群後面,負責把離隊的小羊帶回大隊。 到得他們到達那片大草原後,馬、賽二人聽見在前面的亞伯突然高聲驚呼起來。 馬克一面向賽姬說道: “該隱開始行動了。” 一面拉著賽姬飛快向亞伯跑去。 當他們看見亞伯時,他正在呆呆地瞪視著前方,一臉驚駭莫名的模樣。 馬、賽二人朝著亞伯的目光看去,他們也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 昨天還在涓涓長流的那條清澈小溪,現在,溪水竟然變得混濁不堪,還隱隱傳出惡臭。 這條小溪對羊群是極度重要的,因為,它們飲用的水源,就只有這條小溪。 馬克拍著亞伯的膊頭,說道: “亞伯,不要怕,你先讓羊群吃草。 我和賽姬去上游調查一下。” 亞伯回過神來,答道: “好的,這就麻煩你們了。” 馬克說道: “說那裏話來,待會見。” 說著,馬賽二人就向小溪上游跑去了。

亞伯家的山丘在草原的東面,該隱家的山丘則在西面,而小溪是從草原的西北方流向東南方的。 馬賽二人緣著小溪跑著,跑著,若跑了十五分鐘後,他們看見在前方不遠處,有五個農夫,不斷地用剷子,把臭氣沖天的淤泥傾倒進小溪中。 賽姬說道: “馬克,你看,。 這些農夫的衫上都有由該隱二字組成的徽章,他們一定是該隱農莊的人。” 馬克點頭表示同意,他高聲向那些農夫喝道: “你們立即停手。” 那五個農夫向馬、賽二人望來,目光充滿著怨毒和憤怒。 他們二話不說,各自用剷子在地上畫了一個古怪的圖案。 然後,那五個圖案發出一片藍光,把那五個農夫包果在內。 一瞬間,藍光消失,那五個農夫竟變成了五隻有著雙角,和一條尾巴,並滿身鱗片的怪物。 而他們手上的剷子,也變成了極其尖利的長矛。 馬克說道: “看來,他們一定是路西法的手下了。” 正當此時,從天上有米迦勒的聲音傳來,對馬賽二人說道: “這些是低層次的鬼仔,你們可以與他們開戰。” 馬克聽後歡呼一聲,把聖靈之劍拔出,說道: “米迦勒天使長,遵命。” 米迦勒說道: “且慢,我還有武器要給你們。” 說著,一磈盾牌就出現在馬克面前。 他伸手接過來一看,只見那盾牌是鮮紅色的,中間還有一個黃色的十字架。 馬克訝道: “RX78-2 高達的盾牌?” 米迦勒說道: “高達你個頭! 常常掛著動漫。 看看十字架的下方,寫著’FAITH’。 這是信心之盾牌。 你要集中精神,用信心去爭戰。” 馬克散散地說道: “是的,是的。” 出現在賽姬手上的,則是一部銀白色的手提電腦,上面還有一個創世蘋果的標誌。 米迦勒說道: “賽姬,這是一部用空氣轉化成電能的超超超級電腦。 你可用它來分析敵情,幫助馬克打仗。” 賽姬喜道: “嘩! 這部超超超級電腦超超超級靚呀! 多謝。” 馬克指著右面的一塊大石,說道: “賽姬,你站到那邊會安全些。” 賽姬雙眼充滿關切,說道: “好吧! 你要小心呀!” 馬克答道: “OK!” 然後,他左手拿盾,右手拿劍,信心滿滿地直視著前方的敵人。

在所有動漫裏,當機器人要變形、結合,或主角要變身時, 不知何解,邪惡的一方都總是會乖乖地等著,而不趁機展開攻擊的。 在這個故事裏,情況一樣。 待得馬克和賽姬與米迦勒說話完畢,馬克和賽姬也各就各位後,那五隻鬼仔才一撲而上,向馬克發動攻擊。 馬克展開身法,在五隻鬼仔的矛尖間游走纏鬥。 馬克的劍越來戉快,信心之盾也為他抵擋了五枝長矛的攻擊。 五隻鬼仔漸漸落在下風。 正當馬克以為自己即將取勝時,那五隻鬼仔突然從合圍中散開。 他們分別站在馬克的西方、西北方,東北方、東方和南方, 每隻鬼仔與馬克的距離若有十米。 他們把長矛指向馬克,口中念念有詞。 然後每枝矛尖都發出一束藍光,一直射向馬克。 那五束藍光就好像五根鎖鏈,分別纏上了馬克的雙手,雙腳和頸項。 馬克渾身頓然動彈不得。 跟著,那五隻鬼仔就慢慢地一步一步向著他們的獵物馬克接近。 再過片時,馬克的身體勢被五枝長矛刺穿。 賽姬看著這個可怕的情境,嚇得尖叫起來。 馬克高聲叫道: “賽姬,冷靜些,用那部超超超級電腦。” 賽姬聽到馬克的提醒,才回過神來。 她打開電腦,十隻手指飛快地敲打着鍵盤。 不需五秒鐘,有關現場戰況的資料,就出現在螢光幕了。 賽姬高聲叫道: “馬克,那五隻鬼仔所發動的是’五芒星邪神陣, 從上空看去,他們的方位剛剛組成了一顆倒轉的五芒星。 那五個方位分別的屬性是’土’、’水’、’火’、’風’和’偽善’。” 馬克高聲叫道: “賽姬,說重點,時間無多了。” 賽姬答道: “呀! 是的。 你要發揮信心的力量,就可把邪陣破除。 你只要心中想著雅威大帝,相信祂能給你斬妖除魔的力量就成了。” 馬克答道: “收到。” 接著,馬克照著賽姬的指示去做。 ,他感到心中的信心不斷增加。 他更看見在信心盾牌的觀景窗內,顯示著一個不斷上升的數字。 那個數字有一個標題,叫作’Faith Index’信心指數。 到得那信心指數到達100時, 馬克全身好像要爆發一樣。 他隨即看見一個閃耀著金黃色光芒的’F’字,從信心盾牌發射出去,直接擊中那個位於西方的鬼仔。 馬克立時發現,那纏繞在他左手的藍光鎖鏈消失了,而他也恢復了一些活動能力。 於是,不待多想,他持緊盾牌,把身體勉力逆時針轉向,把盾牌對隼那位於西北方的鬼仔。 一個閃耀著金黃色光芒的’A’字就從盾牌射向那鬼仔。 纏繞在馬克左腳的藍光鎖鏈,隨即消失, 他的活動能力又恢復了不少。 馬克繼續逆時針轉向, 跟著,閃耀著金黃色光芒的’I’字和’T’字,分別擊中那位於東北方和東方的鬼仔。 纏繞在馬克的右腳和右手的藍光鎖鏈,也都隨之消失了。 最後,當馬克面對著南面那個’偽善’屬性的鬼仔時,他們的距離已不足兩米了。 馬克看見那鬼仔被閃耀著金黄光芒的’H’字命中。 而最後那條藍光鎖鏈,就是那條纏繞著他頸項的鎖鏈也消失了。

大戰過後,那五隻鬼仔消失無蹤。 馬克則滿頭大汗地站在當地。 賽姬跑到馬克面前,一面細心地替他抹汗,一面滿臉關切地問他道: “你OK嗎? 剛才真的嚇死我呀。” “Ok,Ok. 不過,真的好險,而這個信心盾牌又真的很厲害呀!” 馬克長長地呼了一口氣,說道: “唉! 這條小溪經已被那五隻鬼仔污染到這個地步,照我估計,最少得有三天的時間,溪水才能變回清澈且可飲用。 羊群不能三天不喝水呀,怎辦呢?” “馬克、賽姬,你們做得很好。” 米迦勒的聲音再次從天上傳來,說道: “你們留心聽著,有兩件事要告訴你們。” 馬賽二人同聲說道: “是的。” 米迦勒續道: “第一,為了讓你們行動方便,我為你們預備了兩個超時空迷你倉。 你們只要說出Lock up某某物件的名字,那物件就會進到時空迷你倉內。 如果你們需要取出那物件,只要大叫Unlock某某物件的名字就成了。 你們試試吧!” 馬克隨即向著信心盾牌說道: “Lock up 信心盾牌。” 信心盾牌立即不見了。 馬克又大叫道: “Unlock 信心盾牌。” 信心盾牌又再度出現在他的面前。 賽姬說道: “好有趣呀!” 米迦勒說道: “現在,你們先行把信心盾牌和超超超級電腦lock up吧!” 馬、賽二人依言辦妥後,米迦勒續道: “第二,你們看見右面有一顆很大的無花果樹吧。 把它的葉子全部採摘下來,然後撒到小溪裏去,溪水就會即時變回清澈可飲用的了。 好吧! 再見。” 馬、賽二人隨即動手,把那顆無花果樹的葉子盡都摘下來,然後撒到小溪裏去。 果然,那條小溪立即變回清澈了。 馬克俯身用雙手把溪水捧起來喝了一口,說道: “真的非常清涼可口呀。 賽姬,你都來喝水吧!” 二人渴過溪水後,賽姬說道: “我們快些回到亞伯那裏去吧!。” 馬克答道: “好,我們出法吧!” 說著,馬克拉著賽姬,向亞伯與他的羊群跑回去了。

當馬克和賽姬回到亞伯那裏時,羊群已經開始在變回清澈的小溪愉快地喝水了。 亞伯看見他們回來,連忙跑去迎接,說道: “在上游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呢?” 賽姬望向馬克,示意他應說出真相。 馬克想了想,然後咬了咬牙向亞伯說道: “是該隱要害你。” 亞伯呀的一聲,瞪大相眼,滿臉都是驚訝且痛苦的模樣。 馬克深吸了一口氣,徐徐把昨夜他們所聽到該隱和露西法的對話,及剛才在上游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亞伯。 亞伯聽吧,憤憤地說道 : “這樣看來,哥哥之所以變成今天這樣,完全是那個可惡的路西法一手造成的了。” 馬克正道: “這又不是。 需然路西法在該隱旁邊惡意教唆,引誘他做壞事。 但是,該隱是有自由選擇拒絕路西法,不聽他話的。” 亞伯想了想,嘆了一口氣,無耐地說道: “唉! 你說得對,希望哥哥能快些悔改就好了。” 賽姬說道: “亞伯,從現在開始,你得凡事小心,要處處提防著該隱呀!” 亞伯說道: “我理會得了,真的謝謝你們。” 正當此時,他們的鼻中突然嗅到有東西燒焦的氣味。 他們四面察看時,就看見在東面的山丘背後,也即是亞伯的牧場方向,有著滾滾的濃煙升起。 亞伯大驚失色,叫道: “這回大件事,一定是牧場失火了。 馬克,賽姬,請你們幫我回去看看好嗎? 我不能丟下羊群在這裏不顧呀!” 馬克答道: “當然可以,我們這就去了。” 亞伯拍著馬克的膊頭,叮囑他們,說道: “你們要小心,牧場沒有了不緊要,最重要的是你們的安全呀。” 馬克感動地答道: “知道,待會見。” 說著,馬克就拉著賽姬,向牧場飛跑而去。

到得馬克和賽姬繞過小山丘後,他們所看見的,就是一片火海。 亞伯的整個牧場正在被無情的紅紅烈火吞噬著。 當他們來到距火場一百米之處時,烈火的熱力撲面而來,令他們不能寸進。 但是,正當他們欲退回時,冷不防有一枝帶著火焰的利箭挾著勁風,射向馬克和賽姬。 幸得馬克的反應快捷,他拉著賽姬一起伏在地上,才險險避過那枝火箭。 馬、賽二人從地上起來後,馬克立即叫道: “Unlock信心盾牌。” 信心盾牌就立即出現了。 馬克手持盾牌,把賽姫護在身後。 他們看見有四隻鬼仔左手持弓,背上背著一大筒火焰箭,從火場行出來。 賽姬說道: “他們都是火屬性的鬼仔呀!” 接著,那些鬼仔就開始向馬、賽二人發射火箭了。 馬克用信心盾牌把射來的火箭紛紛擋開,那四隻鬼仔瞬即展動身形,把馬、賽二人圍在中間。 火箭從四個方向射來,馬克立即把賽姬拉到自己身前,讓她位於盾牌和自己之間,以對她提供最佳的保護。 馬克與賽姬團團地轉著擋箭,好不狼狽。 他們就這樣艱苦地堅持了差不多十五分鐘,馬克的心裏漸漸害怕起來。 當他看見盾牌觀景窗顯示的信心指數,竟跌至20時。 馬克頓然警覺起來,他立即打起精神,大叫一聲: “雅威大帝,請祢幫助我們。” 盾牌的信心指數,隨即快速地上升起來。 當指數到了100時,整個信心盾牌的邊緣都發出金黃色的光芒,光芒不斷向四面擴展。 馬克就把信心盾牌向上舉著,讓它像一把傘子般遮蓋在自己和賽姬的頭上。 接著金光就好像一個帳幕,把馬、賽二人包果在內。 所有射來的火箭,都被盾牌並其金黃光芒全部彈開。 若過了十分鍾左右,他們發覺再無火箭射來,盾牌的金光也慢慢地消失了。 馬、賽二人四面觀看,那四隻火屬性鬼仔已經不見所蹤。 馬克Lock up了信心盾牌後,對賽姬嘆道: “唉! 對於牧場的大火,我們已是無能為力的了,我有些擔心亞伯,我們還是趕快回去他那裏吧!” 賽姬點頭同意,兩人就手拉手一同往草原跑去。

當馬克和賽姬離開亞伯後,亞伯就座在一塊大石上,看著東面山丘後上升著的濃煙發呆。 不久, 他聽見該隱的聲音,從後面叫他說道: “亞伯。” 亞伯的身子震了一下,回頭看時,只見該隱正向他行來。 亞伯站了起來,心情極度複雜,他分不清自己的心裏是憤怒、哀傷還是失望。 他指著遠處的濃煙,沉聲向該隱說道: “哥哥,你為甚麼要這樣做?” 該隱來到亞伯面前,驚道: “哎呀!不好了, 那邊豈不是你的牧場嗎? 怎會失火的? 你怎會以為是我做的呢? 我是你的親哥哥呀! 我又怎會做出這些事情呢?” 亞伯喜道: “真的不是你做的嗎?” “當然不是。 你千萬不可聽信人言,有很多人想離間我兄弟兩的感情呀。” 該隱說道: “是了, 好弟弟,既然你的牧場失火,今天晚上你和羊群都沒有地方住宿。 你不如帶同羊群來我的農莊暫住好嗎?” 亞伯想了一想,說道: “好吧! 不過,我有兩位朋友,他們現在回了牧場察看情況。 等他們回來,大伙兒才一起到你的農莊吧!” 該隱急道: “不要等他們了,要安排羊群的住宿需時。 不如這樣吧, 我們先帶同羊群回去我的農莊,我再差派一個工人,回來這裏等候你那兩個朋友好嗎?” 不等亞伯的答覆,該隱就親切地玩着亞伯的膊頭帶著羊群向自己的農莊起行。 亞伯心想,難得哥哥對自己那麼好,就跟他的安排去做吧!

當馬克和賽姬回到亞伯放牧的地方時,發現亞伯與羊群竟然不見了, 他們大驚失色。 賽姬驚道: “亞伯和羊群去了那裏呢?” 馬克的心裏恍如墜著千斤鉛塊,隱隱有極度不祥的感覺,。 他急道: “賽姬,快,跟我走!” 說著,拉起賽姬就向小木橋跑去。 賽姬說道: “我們去那裏呀?” 馬克答道: “我們要盡快趕去該隱那裏,亞伯一定是到了他處,希望我們趕得切去救亞伯。” 賽姬說道: “你的意思是該隱會對亞伯不利?” 馬克答道: “是的,快跑吧!”

馬克和賽姬用盡全力奔跑著,越接近該隱的農莊,在馬克心裏不安的陰影越是擴大。 當他們繞過西面的山丘時,忽然聽到在右面的一塊田地傳來有人新任的聲音。 馬克和賽姬立即停下來,兩人對望了片時,馬克就稍稍用力握著賽姬的手,二人向著那田地前行而去。 當他們來到那田地時,他們所看到的情景,令他們面上的血色盡退。 賽姬嚇得欲張口尖叫,但卻發不出半點聲音來。 馬克一個箭步,撲向一個倒在血泊之中的人,並悲徹骨髓地喊道: “亞伯!” 不錯,那個倒在血泊之中的人,就是亞伯。 馬克握著亞伯的手哭道: “亞伯,我們來遲了。” 亞伯奄奄一息,氣若游絲斷續地說道: “該…該…隱…哥..哥…為..為..甚..甚…麼?” 接著,亞伯就呼出了他一生中最後一口氣,帶著不解和悲痛的表情死去了。 馬克輕輕地把亞伯的眼皮合上,然後,馬克和賽姬兩人就相擁痛哭起來。 過了不知多久,兩人哭聲漸止。 馬克咬了咬牙,徐徐把聖靈之劍拔出來,眼中閃著怒火,回頭向該隱農莊的方向看去。

“馬克,馬克。” 米迦勒的聲音再次從天上傳來,說道: “你想做甚麼?” 馬克揮著拳頭,咬牙切齒恨恨地一字一頓哮道: “我…要…該…隱…血…債…血…還。” “孩子,冷靜些!” 米迦勒平靜地說道: “該隱就是心中充滿憤恨和妒忌,又不處理自己的情緒,以致怒火攻心,滅絕天良,連自己的親弟弟都加以殺害。 你想要學他一樣嗎? 況且,雅威大帝是絕對禁止人執行私刑的。” 馬克好像給人照頭淋了一盤冷水一樣,頓時清醒過來。 他深呼吸了三下,把聖靈之劍插回劍鞘內,垂首說道: “米迦勒天使長,你說的是。 謝謝你的教悔,我明白了。”賽姬向馬克輕輕靠近,溫柔地握著他的手。 馬克感激地望了賽姬一眼,然後抬頭望天說道: “那麼,該隱會受到懲罰嗎?” “馬克,你不記得聖經的記載嗎?” 米迦勒徐徐說道: “該隱會受咒詛,他就算多努力去耕作大地,也不會有收成; 他要到處流離飄蕩; 最嚴重的,就是他要被趕逐離開雅威大帝。 你當知道,不能見雅威大帝的面,就是一件比死更難受的事無疑了。” 馬克一拍大腿說道: “是的,我竟忘記了,雅威大帝的審判是公正無私的。” “你們都不用過度傷心,亞伯的靈魂,已經安息在雅威大帝那裏了。” 米迦勒說道: “好了,拿第二顆天心石吧!” 說著, 一顆天心石就出現在賽姬面前,她就把天心石放進玻璃瓶裏去。 米迦勒說道: “好了,你們是時後到下一個聖經場景了。” 接著,一道極其古撲的木門,就憑空出現在他們前方。 馬克和賽姬與米迦勒道別後,兩人再向亞伯回頭望去,看見他的面容經以變得極度安祥了。 他們就拉開木門,帶著依依不捨但平安的心情,踏進前面的歷險去也。

— 待續 —

161 View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