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淡紅教主之’林中仙子’

禍不單行

無名決定到金銀島去會一會文弱書生。 他座在石上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以恢復能量值, 一夜無話。 次日清早,無名就到專門售賣特攻用品的鴨寮項購買所需裝備, 以應付金銀島之行。 呀! 順便在這裏交代一下一個困擾了小說讀者們幾個世紀的問題。 就是小說主角們為甚麼好像有用不完的銀兩呢? 無名所有的資金來源都是來自被動收入 Passive Income的。 在不同的時空和國家,無名均開設了不同種類的企業, 錢莊、鏢局、酒家、漕运、酒莊、 農場、茶園、驛站、 金融投資公司、 網絡公司、 地產公司、金礦、油田、稀土礦、私人宇航等等等等。 無名就是這些企業的唯一CEO。 這些企業的營利會被傳進無名的超時空銀行户口,以確保無名在任何時空和地點都能隨時取得所需銀兩。 所以,我們的主角無名,絕對是富甲宇宙, 他視富貴如浮雲,看錢財像糞土。 呀! 遲些要運用一下著者的權力, 吩附無名捐些錢去著者的小廟先。 <奸笑>

無名道: “著者先生, 你講咩話?”

著者答道: “呀, 無乜嘢, 你繼續血拼啦。”

無名把所有買來的裝備放進空間壓縮腰包後,就在IFC (International Fishman Club) 附近的金拱門酒家吃早飯。 無名坐下後, 就叫小二開了一壺禦前可口可樂。 因看上了所附送的小雙俠人偶,他便叫了一份早安全餐。  當他正要進食時,聽到在窗邊的一卓,有一胖一瘦兩個人正在小聲談論金銀島。 於是無名就留上了心。

瘦子說道: “聽說近來金銀島大大地加增了其防禦能力,升級了其保安電腦的操作系統到Doors 7.7。 不知發生了甚麼事呢?”

胖子答道: “甚麼? Doors 7.7 OS??? 人工智能已達鬥獸棋的第七級呀, 真勵害。 如果有人膽敢闖進金銀島, 簡直是找死。 不知會否與近日江湖的圍攻光明嶺事件有關呢?”

瘦子壓低聲音說道: “不要聲張, 你活得不耐煩嗎? 嗯,現在聽你提起,我也估計與那事有關。”

胖子幾乎咬著瘦子的耳朵小聲地說道: “我還聽說在圍攻江明嶺時,那個人稱歷史傳奇的戰記無名也層經出現呀。”

瘦子怪聲叫道: “去你的! 怎麼在我的耳朵吹氣呀!”

胖子笑道: “一時不小心也。 我們都是小談這事為妙。 吃包吧”

瘦子應道: “嗯嗯。”

世上無任何耳語,能逃得過無名超乎常人之耳力。 無名見再沒有甚麼呈報能從那兩人口中得知,匆匆吃過全餐後,就趕往碼頭去也。

無名來到碼頭,只見帆影片片,人聲喧天。 他心道: “我要隱藏行蹤,就非用霧之戀神功不可了。” 他用智能電話的鴨舌播出一個A音以作定音後, 就氣墜丹田,運起內功唱道: “如霧…起…,暗暗蓋掩…身邊你…。(1)” 說時遲,那時快。 一個陽光燦爛的早上,竟然有霧從四方八面飄來。 不足一盞茶的時間,霧之戀神功就令整個碼頭和近岸海域的能見度變成近乎零。

人們都被這突然而來的濃霧嚇得紛紛驚叫。 無名繼續運起霧之戀神功第二層。 他唱道: “每次我望真你, 每次我望真你 (1)。” 無名的視力立時不受濃霧影響。 他如舊看見愉快的太陽向他淺笑。 無名找到一個沒有船停泊的位置,把剛買來如藥丸般大小的戰船膠囊掉進海裏。 膠囊遇海水後, 立即變成一艘塗上了白色、藍色、紅色和黃色的戰船。 無名在船身看不見船的名字,才想起他買的是平價貨。 不但沒有牌子,連船名也要自己寫上去。 需然無名家財無盡,但他卻生性節儉,所以省得就省。 稍後他將會為此而負上代價。

無名看著這艘白藍紅黃色的戰船,靈機一觸,就拿筆在船身寫上船名 “RX78-2”。 無名輕輕一躍就跳進了駕駛倉。 倉蓋關上後,無名就發動起RX78-2。 從核發動機傳來的微微震動,令無名戰意高昂。 他大叫一聲: “RX78-2 出發!” 無名把控制杆拉動, 駕駛倉的內壁就變成全景螢幕,所以,從無名看出去,RX78-2就好像隱形了,消失了一般,除控制面板外,他只看見外面的環境。 RX78-2平穩地在海面航行,向著危機四伏的,文弱書生的藏身之所金銀島進發。

行行重行行, 不知不覺間,還有約一小時的航程RX78-2就可到達金銀島。 無名望著湛藍的大海與沉默的天空交接之處, 想著Doors OS有一個大大的臭蟲(Bug), 就是不能探索到水底7丈以下的情況。 所以無名旗下所有企業的電腦系統都是用ApplePie OS 的。 無名為了避開金銀島Doors的偵測範圍, 決定把RX78-2變成潛航模式繼續前進。 無名按下潛航鍵後, RX78-2就隨即潛到10丈深的海中。 當無名正要全速前進時, 購買無牌平價貨的代價就出現了。 無名感到駕駛倉的上方有水滴下, 很快,水滴變成流淌的小溪,然後,數不清的小溪在上下左右的倉壁出現了。 而RX78-2的發動機也同時宣報無限期罷工。 難度無名就此消失於人世,這本小說就此收工大吉? 然而,他是無名,歷經數百世紀戰爭的戰地記者無名。 他哮道: “我以我爺爺的名義發誓, 我以後都不到鴨寮項的葡草店買無牌平價貨。”  跟著,無名吃了一顆能提供他77分鐘氧氣的香口珠後,就用防水噴霧噴灑全身。 無名用憤怒之拳把倉門打開,向金銀島方向徒手潛航去也。

無名本想在金銀島的西岸登六,因為那裏是一個689呎高的斷崖,崖壁鋪滿着含劇毒的荊棘。 由於金銀島主不相信有任何人能從毒崖登島,為了省錢的原故,他在西岸是沒有設置Doors的。 他又怎想到這次闖島的是人稱歷史傳奇的戰記無名呢。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當無名潛航了50分鐘後,特然發現氧氣香口珠的效力正漸漸消失。  他堅持了7分鐘後,發現因血內氧氣減少而出現的頭暈目眩越見嚴重。 無名顧不得被Doors發現的危險, 就在距金銀島東岸一公里處升回海面。 無名大大張口,貪婪地把珍貴的空氣吸進肺部。 喘息過後, 無名從袋裏拿出氧氣香口珠的包裝看個究竟,他發現上面寫著的最佳食用日期,竟是一年前的今天。 無名罵了一句”神聖的螃蟹”,只好自嘆一句倒楣。 他心想反正自己已在Doors的偵測範圍內, 就放棄從西岸登島的計劃, 一口氣向金銀島的東岸游去,實行來個硬闖是也。

一見傾心

不消一盞茶的時間, 無名就在金銀島東岸的沙灘登陸了。 令無名驚訝的是他竟沒有遇到任何來自Doors的攻擊。 無名向島西行去,離開沙灘後,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無名心想,這個島不應叫做金銀島,該叫作桃花島,豈不更適合嗎? 著者先生真市儈,金銀,金銀甚麼的,豈不俗氣哉! 無名在桃花林內行了三頓飯的時間,仍然未能離林。 無名心想真邪門, 這林一定有古怪。 他便把一條黄絲帶系在一顆桃花樹上,然後迅步前行。 他行了一盞茶的時間後,赫然發現一條黃絲帶正被系在一顆桃花樹上。 無名知道他又返回原地了。

無名本想用降龍十八掌把所有桃花樹劈斷,以破這桃花陣, 但他又愛惜千千百百朵盛開的桃花而不忍行之。

正當無名懊惱不已時, 他特然聽見在不遠處有如銀鈴般女孩的笑聲。 未幾, 一個約七、八歲的女孩,抱著兩隻小貓咪, 蹦蹦跳跳地從一顆桃花樹後走出來。 她走到距無名十呎之遙時就站定了, 深深向無明一鞠躬。

小女孩說道: “大哥哥,謝謝你救了我。”

無名訝道: “小女孩,我沒有救你呀! 此話怎說?”

小女孩說道: “我一時不小心中了笛子大媽的魔法, 她把我變成一個小女孩。 我縱然懂得出林之法,但也被她的魔法困在這桃花林裏。 除非有一個惜花之人對桃花動了慈心,否則魔法不能解除。 剛才你為了愛惜這些桃花,而不肯毁花出林, 麽法經已被你破除了。 你真的夠了我呀!”

無名說道: “笛子大媽? 莫非就是那個不斷寫作所謂宣告秘笈, 由’上天看見基金’支持免費派給各大門派的笛子大媽? 她亂寫一通,口噏噏當秘笈。 都不知有多少武林人士,因照著她所寫的宣告秘笈來練功而險些走火入魔。 終有一天,我要會一會這個為害武林的大媽。 我不曉得這個大媽除了吹水外,還懂魔法。 是的,小女孩,你說她的魔法已被破除? 你仍然是一個小女孩呀!”

小女孩微笑著把兩隻貓咪放在地上, 然後取出一個用落花編織成的星形花環。

小女孩一邊轉圈並揮動花環, 一邊念道: “小星環, 小星環, 幫我解宜蘭。“

然後,小女孩被包裹在一片金光之內。 金光消散後, 在無名面前站著的,已不再是那個小女孩,而是一個有著如星光般明媚的漆黑剪水雙瞳, 吹彈即破賽雪的肌膚, 如雲飘逸的烏黑長髮, 十七八歲美若天仙的亭亭少女。

無名看著這位如詩如畫, 美得令人窒息的林中仙子,立即呆在當地不能動彈。 美少女向無名展現一個能叫千年雪山溶化,溫柔又甜美的笑容, 然後看看無名並紅都面晒地說: “你好,我叫小淘。”

無名也隨即紅都面晒並結結巴巴地道: “你..你..你…好..好, 我我..我叫叫..叫無..無無..名名。”

小淘聽到無名的結巴自我介紹後笑得花枝亂顫, 更顯她的可愛與迷人。 小淘笑道: “你叫無無無名名嗎?”

無名也被她弄得吃吃傻笑。 俗語有話一笑解老尷。 無名終可正常地說話了。

無名擺出一個萌樣,以左手握著右手,置於身體前側,微微欠身說道: “小淘你好, 我叫無名,是一名戰地記者。”

然後,兩人都愉快地笑起來。 小淘行到無名面前,把右手伸出來說道: “名哥哥,真的謝謝你。”

無名把小淘白如凝脂,溫潤無比的纖纖荑手握在手裏, 整個人好像有觸電的感覺。 跟著兩人就四目交投, 無名嗅著從小淘身上發出,更勝桃花的少女清香,看著小淘似有千言萬語的雙眼,  無名心想,這裏真好,我甚願就此與小淘站在這裏直至時間的終結。 不知過了多小時間, 小淘輕輕把小手從無名的手抽出並垂首說道: “名哥哥, 這個桃花林魔陣是以689和777之數佈成的。 你只要先向北行6步,再向西行8步, 然後向北行9步。 跟著向西行7步,向南行7步,再向西行7步。 然後不斷重複這個689777的步法,不到七盞茶的時間,你就可以在西邊出林。 我知道你要找文弱書生,你要凡事小心呀。”

無名驚道: “小淘, 你不和我一起出林嗎?”

小淘輕嘆道: “其實我是一個特攻, 我在令一個時空有一項任務還未完成, 我必定要立即離開, 不能與你一起上路呀。”

說罷,小淘便輕輕轉身走開, 漸行漸遠。 無名感到無限沮喪, 聲音沙啞地說道: ”小淘, 我們會再相見嗎?”

小淘再轉過身來,經已是淚盈於睫。 她深情地望著無名說道:  “名哥哥,有緣的話,我們一定會再見的。”

她拿出一隻男小雙俠人偶續道: “以後我看見這個人偶,就如看見你一樣。 名哥哥,我會掛念著你的。” 無名看看自己的口袋,竟然發現金拱門早安全餐所贈送的小雙俠人偶,只剩下一隻女小雙俠。 小淘破涕為笑道: “名哥哥, 你不記得我是一個特攻嗎?” 無名也深情地望著小淘道: “以後我看見女小雙俠人偶,就如看見小淘一樣。 我一定會掛念你的。”

小淘幸福地甜甜一笑後,便招手向那兩隻在互相追逐戲玩的貓咪叫道: “家寶、家麗,我們要出發了。” 兩隻貓咪就立即跑回小淘那裏去。 小淘把它們放進背後的布袋。 深深地望了無名一眼後, 再度一邊轉圈並揮動花環, 一邊念道: “小星環, 小星環, 幫我解宜蘭。“ 然後金光一閃,小淘就憑空消失了。 無名走到小淘消失的地方,仍然嗅到小淘的幽香,但是伊人經已渺渺。

無名望天長嘆道: “知我者為我擔憂,不知我者為我何求。 “ 他又復吟道:

“星空裡萬物在轉

歷憶萬年

星飛過願望實現

力量像一個活神仙

多甜蜜這張可愛歡笑面

像是十全和十美

心的奉獻, 美的奉獻, 愛的奉獻。 (2)”

無名認定北方,按照小淘所說的689777步法踏上出林之路。 究竟無名在金銀島還有甚麼奇遇? 他與文弱書生之間又會發生甚麼事情? 無名又會否再與小淘相見呢?

注:

(1) 霧之戀 — 林敏聰

(2) 我系小忌廉 — 戴蘊慧

—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

125 View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