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淡紅教主之’竹林抗笛聲,湖泊戰烏蛇’

笛子大媽

以無名的輕功,他只用了不到兩盞茶的時間就在桃花林的西邊破陣出林了。
無名轉身凝望桃林念道: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
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
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
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 (1)”

無名正欲把女小雙俠人偶拿出來懷念時,竟然發現在口袋裏還有一個小盒子。 盒上以秀麗的字體寫道: “對付笛子大媽神器,主動消噪耳機,可把任何邪惡的外界聲音降低100%。小淘留字” 無名心想敢情是小淘施展了偷龍轉鳳之術,拿走男小雙俠,又放下這盒子。剛才與小淘分別時, 定是自己一時心神彷彿,以至未能發現這盒子。 無名打開盒子,看見一對小巧的桃紅色耳機,心裏甜絲絲地把耳機收好,繼續向島西行進。

未幾, 無名遇見一座竹林,又聽見有笛聲從林內傳出。 無名入林不久後,就看見一個中年女子邪倚在路旁的竹樹,望天吹笛。 無名心知這人一定就是吹得就吹的笛子大媽。 無名在笛子大媽前面十丈處停下來, 兩腳不丁不八地站定, 雙手置於身旁,手心微微向上。 無名說道: “你就是笛子大媽,你為甚麼要施魔法傷害小淘?” 笛子大媽停止吹笛並怒道: “大膽小賊, 莫非就是你破了我的’童子魔法’,放了小淘那個丫頭? 你是誰?” 無名道: “是又怎樣? 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戰地記者無名是也。” 笛子大媽從鼻子裏冷哼一聲道: “原來你就是那個人稱歷史傳奇的戰記無名。 你竟敢救走那個意圖阻止我把最新一期’宣告秘笈’送到武林各門派的特攻小淘, 你在找死。” 無名知道,與這個大媽惡戰一場是無可避免的了, 便氣墜丹田,準備好迎戰。

不料,笛子大媽竟再度舉笛就唇, 閉上雙眼吹起一曲優美的旋律來。 當無名正在驚訝間, 笛子大媽突然怒瞪雙眼, 她所吹的笛音也猝然變得尖銳異常。 然後, 笛子大媽哮道: “我宣告’石從天降’。” 果然, 有一磈七人合抱的大磨石在無名的上方從天上直掉下來。 無名在千鈞一髮之間滾地避開了大石的襲擊。 大石把十數棵竹樹壓毁,並揚起漫天泥塵。 無名剛剛站定後,又聽見尖銳的笛音響起,然後,笛子大媽又哮道: “我宣告’大地陷落’。” 無名所站之地突然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地洞,。 無名腳底一空,直墮地洞。 笛子大媽看見無名快將落敗,就格格狂笑起來。 無名見自己迅速下跌,無力可借, 他便拿出寒蠶絲百丈登山索來, 運勁把鋼鈎向上甩出。 鋼鈎隨即鈎牢在洞外的地面。 無名借力上躍, 安然出洞。

笛子大媽看見無名的武功竟如此高強,決定使出宣告神功的第三層—’妅妅聖火’,心想無名必定無法抵擋。 無名是個武學的大行家, 心裏道: “在世上豈有如此武功,口講就會變成事實。 這個笛子大媽一定有古怪。” 無名突然想起小淘給他的主動消噪耳機乃是對付笛子大媽的神器, 就以秒速把耳機帶上並開啟消噪功能。 正當此時,笛子大媽又開始吹出尖銳的笛音了。 無名在消噪耳機的加持下,完全聽不見任何笛音, 但其他聲音如風吹竹林之聲和鳥兒啁啁之聲卻仍清色可聞。 無名看見笛子大媽吹笛後, 又口噏噏起來。 他知道大媽又在宣告了。 然而, 在笛子大媽宣告後, 甚麼也沒有發生。
原來,無名剛才所遭受到的大石和地洞攻擊, 是笛子大媽以笛音和宣告所造成的魔象, 叫做’宣告迷心法’。 目的是要對手在應付魔象時身心俱疲而死。在現實環境裏,大石和地洞從沒出現過, 竹樹也未曾被壓毁。 現在’宣告迷心法’已破, 一切都恢復正常了。

無名把握機會,趁着笛子大媽正在其魔法被破的震驚當中, 用六脈神劍的指力把笛子大媽手上的竹笛擊至粉碎。 笛子大媽面上的血色盡退,隨即癱軟在地。 無名躍至笛子大媽根前,俯身探她的鼻色,發覺她只是一時昏暈過去。 無名用內力按她的人中,笛子大媽就徐徐醒轉過來, 並用恐懼不已的目光呆看無名。 無名正道: “笛子大媽, 我給你一次悔改的機會, 以後你絕不可再寫作及派法那些’宣告秘笈’來遺害武林。” 說罷, 無名就撇下笛子大媽,繼續上路去也。

毒男校長

約行了一頓飯的時間,無名來到一座大湖邊。 但見湖水清清,影照白雲皚皚, 湖的北岸有一叢小樹。 突然有一個男子的歌聲從小樹後傳出來,他唱道: “每晚都會掀起絲絲記憶, 記著你風中淺笑,記著你烏黑一縷長髮隨著你那腳步輕輕飄。 (2)” 無名強壓著把消噪耳機帶上的沖動,展開身法到了樹叢。 他探頭一看, 嚇然看見校長坐在最新上市的秋蟬太陽能按摩椅上, 還有兩個女子在他左右為他的歌聲嬌笑喝采,笑得前仰後合的,體態撩人。 至於那兩個女子的衣著嗎,請恕著者我在這裏按下不表,否則這書會變成18+的。 無名看見如此女子,本想就此退開,但卻有一事令他感到不對勁。 當無名看向這些人前的地面時, 他只看見校長和按摩椅的影子在東面地上出現,但竟然看不到那兩個女子的影兒。 無名感到汗毛直豎,四周溫度驟降。 然而, 傾刻之後無名卻在心裏打了自己兩巴掌。 他記起廣告上說,秋蟬最新型號的按摩椅具有立體投射供能,可以把用家思想內的影像投射出來,有聲有畫,幾可亂真。 無名想起校長早前大放厥辭,侮辱並滅視一眾武林女子, 便拾起一磈小石, 用彈指神通將小石擊出,把秋蟬按摩椅的投射鏡頭毁掉。 當校長正想向那兩個立體影像女子施展其龍爪手時,那兩個女子就平空消失了。 校長驚怒交雜, 憤然站起來,手握雙拳怒哮道: “他媽的,是誰幹的? 有膽做就有膽認。”

無名昂然從樹後行出來並道: “是我做的, 戰記無名是也。 你身為校長,不是應該唱 ‘以後,讓我倚在深秋’ (3)” 嗎? 為何要唱 ‘絲絲記憶’呢?”

校長怒得混身發抖,漲紅了臉,七竅生煙。 他指著無名哮道: “他媽的! 我唱甚麼關你屁事。 你只是俱俱一個記者,竟敢壞我好事? 這張秋蟬按摩椅乃文弱書生在十一月十一日那天在葡草網店新購,文弱書生更憑著他的江湖地位得到免運費的優惠。 他自己還未享用這按摩椅, 就在今天大清早用蝙蝠傳書邀請我來島上首先試坐。 他更容許我在他專用的島北’愚人王者碼頭’登岸。 我立即座順風快船前來。 我因看不懂秋蟬按摩椅的說明書,攪了大半天才能成功投射到兩個千嬌百媚的女神出來,你..你…你竟然毁壞這可令人夢想成真的按摩椅。 你實在太過分了,你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無名抿緊雙唇,待校長說完後就揚起眉毛凜道: “早前你發出武林公告, 主觀地批評,、侮辱和滅視武林眾女子, 你這樣做還像個堂堂男子漢嗎? 你這種只懂得環境歸因的人, 好像全武林都欠了你一樣。 你自問為武林做過些甚麼, 為武林作出過甚麼貢獻呢?

還有,你因為一些小事而對武者心存怨恨。 正所謂江湖事江湖了,你為何不向武者下戰書, 與他在華山之巔大戰七百回合,鬥過你死我活呢? 你若這樣做,就算你落敗了, 仍然是一條光明磊落的好漢。 然而,你卻偏行暗路, 借機寫抹黑文,攻擊武者, 更離譜的, 就是你連一向中立的瑞士男都強扯下水,使他蒙冤。 再者, 你竟然無故攻擊殘障人士 — 嚴重弱視的麻煩神丐,說他因貪看美少女性感照而與武者合流。 難度你是沒有 Common Sense 的嗎? 法定失明的麻煩神丐豈能看到照片? 你豈不記得武林盟主, 也威大帝曾說過的話嗎? 他說: ‘使瞎子走差路的,必受咒詛.百姓都要說,阿們。 (4)’ 你屈枉殘障人士, 就是整個武林的公敵,就是也威大帝的敵人。 也威大帝賜給每個人的天良之心,你為何把之埋沒?

更令人髮指的,就是你有膽做,又無膽認。 竟以匿名把信寄出。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瞞天過海嗎? 校長,你太天真了吧!”

校長聽著無名義正詞嚴的訓斥,面上青一陣,紅一陣。 聽吧,校長怒哮道: “你怎會知道抹黑文是我寫的?”
無名道: “人在做,天在看lol。”

校長見事已敗露, 他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 他就開始捧腹大笑起來。 無名奇道: “你笑甚麼?” 校長卻不理會無名,繼續笑過不停。 無名聽見沙沙之聲從四方八面開始迫近, 他就想起武林邪派中有一門武功叫作’笑騎騎放毒蛇’, 無名不敢掉以輕心,隨即拿出硫磺煙霧手留彈迎戰。 在無名扔出第一顆硫磺彈時,正剛一條如手臂粗大,渾身覆蓋着烏黑鱗片的毒蛇從一塊大石後轉出來。 毒蛇一接觸到硫磺煙霧後,就立刻沒命的逃開。 根著,上百條烏鱗毒蛇陸續現身。 無名就用萬天花雨擲金針的手法扔出硫磺彈。 當最後一條毒蛇消失在硫磺煙霧裏時, 無名也剛好扔出了最後一顆硫磺彈了。

校長一面笑到淚水直流, 一面怒道: “好一個無名, 讓你試一下我的絕朝’笑裏藏刀’之厲害吧!” 校長深吸一口氣,准備運足十成功力,氣墜丹田,向無名發動’笑裏藏刀’

無名怒道: “你這個死不悔改的士多啤梨蘋果橙, 好, 你要笑嗎, 我就讓你笑過夠。” 無名運勁於指,用一陽指使出一朝隔空點穴,用比平常重七倍的手法點中了校長的笑穴。 校長立時狂笑不止,跌在地上滾來滾去。 盈聚在丹田的真氣立即散亂。 莫講話要使出’笑裏藏刀’, 校長現在就算想爬往樹叢去撒一泡尿都不能做到。 無名正眼也不瞧校長一下,就轉身反回湖的東岸去了。

由於文弱書生的居所位於金銀島西的山上, 無名若要繼續西行,就必要越過這座大湖。 無名不想繞湖北而行到西岸, 因為現在聽見校長歇斯底里的笑聲經已令他作嘔, 他更不屑再見校長一眼。 而湖南卻有一表面光滑異常的百丈峭壁, 要攀過這個天險, 非得花上個多時辰和消耗不少內力不可。 面對著前面的凶險,無名會怎樣做呢?

注:
(1) 鵲橋仙 — 秦觀
(2) 絲絲記憶 — 盧永強
(3) 愛在深秋 — 林敏聰
(4) 申 27:18

—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

184 View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