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淡紅教主之’搖旗吶喊攔山路,見得書生打不平’

四大護法

無論要攀越湖南的百丈峭壁天險,或路經湖北令人嘔心的校長, 無名皆不選擇。

無名采取了一個簡單直接的方法—渡湖。  他估量了湖東岸與西岸的距離後, 就從身旁樹上折下了9根樹枝。  無名把一條樹枝扔到湖上, 然後就施展燕子三抄水的輕功躍向湖面。 右腳輕點水面的樹枝,就借力再前躍。 同時,他又扔出第二條樹枝。 如此這般, 傾刻間, 無名就渡到湖西, 繼續踏上往文弱書生居所之路也。

過了三頓飯的時間, 無名終於來到位於金銀島西,文弱書生所居住的金銀山下。 但見一條山路婉然向山頂攀爬而上, 隱有巨龍盤山之勢。 山路兩旁古木參天,鬱鬱蔥蔥。 加上時近黃昏,彩霞滿天, 更令此山處處透著神秘與危險的氣息。 無名舉步獨行,踏上山路。

無名展開身法, 行了近三盞茶的時間, 竟遇不到任何攔阻。 無名心想莫非金銀島機關重重,防衛深嚴的傳說是假的? 當他正在思考間, 就在一個彎角後看見一個高個子站在路心,眼望著一颗樹上數著數目: “一百零一、 一百零二、 一百零三。”  無名抱拳說道: “煩請兄台借光, 在下要上山。” 高個子不理無名, 繼續數道: “一百零四、 一百零五。”  無名正道: “你是否文弱書生的手下?”  高個子怒道: “大膽小賊, 竟敢直呼本教教主之名, 你活夠了麼? 哎呀! 你打亂了我的數數, 我要從頭數過了。”  無名奇道: “人人生而平等, 為甚不能叫你們教主的名字?”  高個子指著無名哮道: “你這個不知好歹的直娘賊。 好! 你要上山, 就看你能否過我這關吧! 呀! 差些忘了亮出本人的萬兒。 咳咳, 本人乃淡紅教教主座下,四大護法之一,單名’搖’是也。)  無名擺好架勢準備迎戰並道: “戰記無名領教。” 搖道: “好, 只要你能數得出在這顆樹上的超巨型黄蜂窩裏有多少隻蟥蜂, 你就可以過關。” 無名聽罷愣在當下, 有一隻烏鴉在兩人頭上飛過並呀..呀…的叫了兩聲。  搖傲道: “怎樣,困難吧, 本人在這裏數了七天七夜都數不到呀。”  無名回過神來, 看看樹上的巨蜂窩, 就在心裏是鬼爛但想一個數字, 然後淡然向搖道: “正確的黄蜂數目是六千八百九十隻。” 搖的下巴差些掉到地上去並驚道: “你沒可能數得那麼快, 黄蜂們不斷進進出出蜂窩,且有更多黄蜂在蜂窩裏沒出來, 你怎能數得到?”  無名信心滿滿地道: “不信的話, 你自己數吧!”  搖氣得跳腳道: “這個當然, 就讓我來證明你是錯的。”  說罷,搖就專心致志地望著樹上的巨蜂窩數起黄蜂來了。  無名試探性地行近了搖幾步, 搖依然在數黄蜂,沒有理會他。  於是,無名就大咧咧地在搖的背後行過去了。  搖果然無動於衷,繼續數他的黄蜂。  無名沒再理會搖, 上路去也。

無名約行了一頓飯的時間, 轉了一個大大的左彎後, 就看見一根由千百條木條所堆疊而成的大木柱。 大木柱約有十丈高, 柱頂邊緣還座著一個矮個子。 矮個子雙腳懸在半空,好不寫意地哼著不對調的哥兒。  無名抬頭向矮個子說道: “我想你定是四大護法之一, 在下戰記無名。  請問閣下高姓大名?”  矮個子哈哈笑道: “四師弟真的不中用,竟然給一個黃毛小子過了關。  本人單名一個”旗”字。 你休想闖過我這關。”  無名道: “放馬過來吧!” 旗從大木柱上翻了三個筋斗,輕輕落到地上並道: “我們輪流把大木柱的木條抽出來, 每次抽一條。 誰人抽了木條後,大木柱就倒塌的話, 那人就輸。 本大爺我讓你先抽。”  說罷,旗就得意洋洋地站到一旁。  無名行至大木柱前面, 俯身用右手拿著大木柱近底部的一條木條, 一面暗運螺旋內勁,一面把木條慢慢抽出來。  無名的螺旋內勁產生作用, 勁力從一條木條傳至另一條木條, 一傳十, 十傳百。 到得無名把木條抽出後, 整根大木柱都在螺旋內勁的影響之下蠢蠢欲動。  旗傲道: “看你笨手笨腳的, 輸硬啦。 看本大爺我表演罷!”  旗提氣上躍, 竟達十丈之高。 旗一手把大木柱頂層的一條木條拿走, 然後又翻了三個筋斗從回地面。  無名讚道: “好輕功。”  旗喜滋滋的道: “這個當然。” 然而,旗的話音未落,木條互相碰撞之聲紛紛傳來。 旗立即轉身看向大木柱,只見大木柱恍似一個寒風中的老者摔摔抖動。 然後, 整根大木柱就坍塌下來了。  無名一手拉起旗, 躍到一顆大樹上, 才險險避過如大雨般灑下來的木條。 旗驚訝非常地道: “不可能的, 我竟然輸了!  我竟然輸了!” 無名因急於上山, 劉下呆呆發愣的旗在樹上, 就躍過木條堆繼續行程去了。

無名剛轉過另一個右彎, 就有兩個無論是身材或樣貌都長得一模一樣的大胖子攔在當路。 左邊的胖子說道: “三師弟和四師弟” 右邊的胖子接著說道: “真的窩囊得可以。” 左邊的胖子說道: “你這小子, 快報”  右邊的胖子接著說道: “上名來。 我們要你見識一下淡紅教教主座下四大護法的’吶’” 左邊的胖子接著道: “和’喊’ 聯生子的勵害。”  無名見這兩兄弟說話互相接上才成句, 甚為有趣, 就笑笑向他們抱拳說道: “在下戰記無名領教。” 吶和喊分別拿出一個黑布袋來。

吶道: “從現在開始,我們其”

喊道: “中一個人只講真話。 另一個人只”

吶道: “講假話。 你只可向我們其”

喊道: “中一個人問一”

吶道: “條問題, 你就要猜”

喊道: “出我們誰的布”

吶道: “袋裏有一隻螞蟻, 你”

喊道: “現在猜罷!”

無名看著這一對聯生子,差些忍俊不禁, 焗蟹焗得很辛苦。 無名道: “我趕時間。”  吶和喊異口同聲地說道: “你說甚麼?” 無名答道: “我說我趕時間, 所以我現在就要走啦。” 說罷, 無名便疾步上前, 用左右手的食指分別點中吶喊二人的昏睡穴。 兩個胖嘟嘟的護法就沉沉地昏睡過去了。

文弱書生

約走了三柱香的時間,無名終於來到金銀山頂了。 在無名面前的是一座渾身皆是淡紅色的書齋。 書齋四週種植了無論是莖或葉或花皆是淡紅色的怪花。 無名嗅到空中飄著一種淡淡的異香,相信是那些怪花的香味。 無名突然感到有種懶洋洋的感覺,四肢更開始感到麻痹。 他試提一口真氣, 發現真氣竟不能運轉自如。 無名知道經已著了文弱書生的道兒,那些淡紅色的花必定是毒花。 無名立即把一顆用七七四十九種珍貴藥材泡製而成的解毒靈藥納入口中。 這藥名叫’默提沙’, 是屈能寺的方丈安滿大師送給他的。 服藥後,無名感到丹田有一股熱流運轉不息。 他便默運玄功,把花毒迫出體外。 未幾,無名頭上升起縷縷淡紅色的蒸氣。 無名運氣七轉,發現體內真氣經已暢通無阻, 就知道自己已成功解除花毒了。

無名因吃了默提沙, 便不怕花毒,遂往淡紅書齋前行。 他到了大門前,看見門的右則寫著’改革武林’,左則寫著’為我勝任’。  無名照著江湖禮節按了門鈴,然後默默等候。  未幾,大門無風自開。 無名只見文弱書生身穿淡紅衣褲, 腳踏淡紅皮靴, 外罩一襲淡紅長袍, 頭戴淡紅鋼盔,  大馬金刀的坐在靠窗的一張淡紅虎皮交椅上。 他雙眼邪睨著無名,面上掛著輕蔑的冷笑。 他對無名道: “進來坐下吧!” 無名昂然入內,在文弱書生對面的一張靠牆的淡紅板櫈上坐下。 大門隨即自動關閉。 無名環視書齋內的所有陳設, 發現 不論是桌椅地毯、 杯盤窗簾等, 都是清一色的淡紅色。

文弱書生冷冷地說道: “無名, 你能夠走出桃花林魔陣, 打敗笛子大媽、 校長烏蛇和搖、旗、吶、喊四大護法, 又能解除淡紅魔花的劇毒, 最終來到這裏, 武功已算是不錯的了。 可惜的是……”

無名道: “可惜甚麼?”

文弱書生不帶一點感情地道: “可惜的是, 你在這裏遇上了我, 你已經是等同一個死人了。  然而, 話說回來, 我顧念你尚算是個人才。 除了死之外, 我賜給你另一個選擇, 你可以加入我的淡紅教, 我還可破格給個十夫長你做。 怎樣? 動心了吧!”

無名淡淡地道: “是嗎? 無需客氣, 你大可收回第二個選擇。”

文弱書生打個哈哈,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好一個不識抬舉的無名, 你既然活得不耐煩, 我就成全你吧!”

無名道: “在動手之前,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文弱書生冷笑數聲說道: “你即管問吧! 是否關於圍攻光明嶺的真相呢? 對於一個死人,我是不怕說出秘密的。”

無名道: “關於圍攻光明嶺的真相,我經已自行調查清楚了。 我想要問的是另一件與武者有關的事情。”

文弱書生道: “你竟能自行查出圍攻光明嶺的真相? 不愧是人稱歷史傳奇的無名。 好吧,你問吧!”

無名知道文弱書生是會隨時動手的。 於是他一面默運玄功, 一面說道: “在去年的

四月初一日, 也是一年一度的傻瓜節。 你發出了一個武林公告,說那本由你著作,在葡草店印刷的淡紅秘笈有些校對的問題。 你說若讀者已買了你的秘笈,可拿去書店換取由武者所著的那本壞鬼秘笈。 是也不是?”

文弱書生答道: “是又如何?”

無名續道: “有很多武林人士信以為真,紛紛到各書店詢問。 有些書店更作好了換書的準備。是也不是?”

文弱書生不耐地道: “是又如何?”

無名道: “期後你再發出武林公告, 說在傻瓜節所說的事情, 豈可當真? 你只是玩玩而已。 當你被其他武林人士指責時, 你及你的淡紅教眾更說他們連在傻瓜節的玩笑都信,真是智慧欠奉。 小小嘢都玩不起, 簡直是心胸狹窄。 是也不是?”

文弱書生身體稍向前傾說道: “是又如何?”

無名道: “你選擇在傻瓜節發出那個不實的消息, 主要的目的是為你自己的淡紅秘笈做宣傳。 當被人指責時又可借助傻瓜節推說那只不過是玩笑。 期後, 你更反指那些指責你的武林人士對你進行集體欺負, 一臉委屈地大叫冤枉, 更嚷著說要退出武林云云。 是也不是?”

文弱書生向後靠著椅背,哈哈笑道: “無名, 你既然以知道一切, 為何還要多問?”

說時遲,那時快, 文弱書生的話音未落, 就猝然以極快的速度向無名直撲。 他右手使出大力金剛爪去揸無名的咽喉, 左手的食中二旨直取無名雙目。 無名後面是石牆,根本無可退避。 文弱書生料定一朝就能取無名的性命。 喜不知文弱書生快, 無名更快。 無名在間不容緩的情況下一個鳳點頭避開文弱書生的致命一擊。 然後展開移形換影的步法從文弱書生的右邊繞到他的身後。 文弱書生一個撲空後,立即旋身向無名擊出雙掌。 無名用左手畫個半圓, 卸開文弱書生的一半掌力, 用右手與他的相掌對了一掌, 發出悶雷般的響聲。  跟著,無名就如斷線風箏似的向後飛去, 穿窗而出到了書齋外面。 文弱書生滿以為無名這次非死即重傷, 豈知無 名原來只是借文弱書生的掌力離開書齋, 因為無名知道以文弱書生的為人, 書齋內必有致人死命的機關佈置。 與他在書齋內動手實是不智。

無名擺好架勢, 神色自若地看著書齋內的文弱書生說道: “出來這裏動手吧!”

文弱書生目露凶光, 一躍而出, 在距無名三丈的前方站定。

不知怎的, 文弱書生的左手已經拿著一枝淡紅點穴判官筆,右手則已拿著一把淡紅長劍。

無名道: “你想比兵器嗎? 好吧!” 無名在身旁的一顆樹上摘下一條樹枝, 說道: “我就用這樹枝當劍使用。 以六十六路聖靈劍法來領教你的淡紅神功吧!”

文弱書生怒道: “你竟敢用樹枝來與我交手, 分明是對我的輕滅。 好,我要讓你死得好慘。”

文弱書生一躍向前, 左手的點穴判官筆分點無名的璇璣穴和肩井穴, 右手的長劍則使出一朝秋水一擊, 直刺無名眉心。  無名用左手使出彈指神通把判官筆彈開, 右手的樹劍則硬碰硬的把文弱書生的長劍盪到右則。 無名的樹劍為何能與文弱書生的長劍正面交鋒而絲毫無損,還隱有金鐵相擊之聲呢? 原來無名的內功經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 擲葉飛花皆可傷人。  無名把內力傳至樹劍, 樹劍就比百煉鋼更堅硬了。

無名隨即展開六十六路聖靈劍法與文弱書生鬥在一起。 無名的聖靈劍法需然只得六十六路, 但是每一路朝中有朝,式中有式。 單單首五路的創、出、利,民,申已經各自有九九八十一種變化了。  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 一寸短,一寸險。 無名的樹劍只有尺許長,而文弱書生的淡紅長劍足長三呎七吋。 在近身搏鬥時,無名更要防備文弱書生一筆點雙穴的淡紅點穴法。 然而,無名勁透樹劍,指東打西,指南打北。 腳踏參透自八大行星運行軌跡而創成的星河步法。  不消一個時辰, 文弱書生已漸漸處於劣勢了。 文弱書生心想: “如果繼續下去, 我必敗無疑。 我必需想個方法。”  文弱書生想起笛子大媽的衣貓汇報,說無名已鐘情於特工小桃。 他便想出一個非常歹毒的方法來。 文弱書生

所戴的淡紅頭盔, 原來是一個腦電波遙控器。  文弱書生邊打邊退, 把無名引到某個位置。 然後藉著無名把他的長劍再次震開的機會, 乘機躍開。 隨即以腦電波把無名腳下的機關啟動。

無名的腳下就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地洞, 無名就向洞內直跌下去。 然而,這個低層次的陷井又怎能難得到無名呢?  他用右腳在左腳腳面一踏, 使出雲梯躍的輕功一躍就跳出地洞了。

正當無名想躍過地洞, 再次對文弱書生展開攻擊時, 突然地洞內就傳出一聲少女的尖叫, 無名覺得這聲音很是熟悉, 跟著那聲音就急切地叫道: “名哥哥, 快來救我。” 無名二話不說就向地洞躍下, 因為他已認出那就是小淘的聲音無疑。

文弱書生立即把地洞關上, 然後就坐在地上一面喘息, 一面狂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 甚麼歷史的傳…奇戰記無…名。 還不是要哉…在一個女子手下嗎。 哈哈哈,哈哈哈。 改革…武林,唯我勝…任。 改…革武林,唯…我勝任。 哈哈哈…哈哈哈!”

歷史的傳奇戰記無名,是否就此消失於世上呢? 小桃的命運又將會是怎樣呢?

—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

附送新詩一首

愚人節是新衣

是她,就是她,我的女神。

她那會說話的漆黑的剪水雙瞳,

嬌羞無限,宜嗔宜喜,美若天仙的玉容,

婀娜多姿,裊裊婷婷,欲拒還迎的姿態,

還有那吹彈即破賽雪的肌膚,

並溫婉嫻淑,慧質蘭心之氣質,

實叫我魂牽夢繫,不能自拔。

無論我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想念著她。

我把她放在我心上如印記,種在我心田待收成。

我日也想她,夜也想她,

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想念著她。

我要向我的女神表白!

然而,我自卑,我怯懦,我怕失敗,怕得要死。

我的救贖阿! 你在那裏? 你在那裏?

原來,我的救贖不在天邊,竟在眼前。

我的救贖就是愚人節。

我要向我的女神表白,就在愚人節那天。

她若接受我的愛,則大工告成,共登太平山也。

她若拒絕我的愛,我卻可打個哈哈,笑說今天是愚人節,難道你不知道嗎?

她若大發雷霆, 我更可裝作一臉無辜,可憐兮兮地反指她氣量少,心空窄。

愚人節哦,你是上天賜予我的新衣。

有了這件新衣,我就可以放手去大幹一場。

幹一場驚天動地,震古鑠今的大表白。

有了這件新衣,我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做其輸打贏要的長勝軍。

愚人節哦,你是上天賜予我的新衣。

我要讚美你,歌頌你,高舉你。

我要好好地愛惜你,保護你如保護我眼中的瞳人。

是她,就是她,我的女神。

準備在愚人節迎見穿上新衣的愛你的我吧!

340 View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